酌酒持与客,要马到功成如小儿般营魄抱一

原文第9章:

持而盈之,不如其已;揣而锐之,不可长保。金玉满堂,莫之能守;富贵而骄,自遗其咎。功成身退,天之道也。

译文:往杯子里倒水直至溢出来,不如在早的时候为止;通过锤炼使兵器锋锐,可是也不可以直接锤炼下去。金玉满堂,没有人能够直接占有;因为富贵而自作主张,那是团结留给祸根。在事物发展到早晚阶段的时候退去,那是世界运营的道理。

注:

1、持,形声。从手,寺声。本义:拿着。

《陆务观诗》游山双不借,取水一军持。《注》不借,草履名。

又如切,音除。《古湘北行》淸白各异尊,酒上玉华疏。酌酒持与客,客言主人持。

② 、盈,形声。字从皿,从夃(yíng),夃亦声。“夃”义为“两次三番拉长”。“夃”与“皿”联合起来表示“往器皿中连连拉长”。本义:盛满容器。表明:《说文》“盈,满器也”的“满”是动词,意为“两次三番盛水直到溢出截止”。

盈,满器也。从皿、夃。——《说文》

盈莫不有也。——《墨翟经》

盈,满也。——《广雅》

不盈。——《易·坎》。虞注:溢也。

③ 、保,陶文和初期金文的“保”字,像一位把宝宝放在背上并伸出3只手在后面加以爱慕的样板,后来这只手形与人形不一致,变成右下的一点,为了平衡,又在“子”字的左下扩展一些,原有象形意味就消灭了。可想而知,“保”字的本义相当于“抱”,引申为护理、抚养、培养之义,进一步引申为保养、保佑、守卫等义。

《道德经》第九章全文如下:

原文第10章:

载营魄抱一,能无离乎?专气致柔,能如婴孩乎?涤除玄鉴,能无疵乎?爱民治国,能无为乎?天门开阖,能为雌乎?了解四达,能无搜狐?生之畜之,生而不有,为而不恃,长而不宰,是谓玄德。

译文:人体与精神合而为一,可以不偏离吗?专注使气柔和,可以像婴孩吗?清除审视内心,可以没有一丝杂念吗?治理国家爱护人民,可以无为而治啊?感知外界,可以平静平和吗?驾驭天下大事,可以不有私心杂念吗?万物繁衍,使新的事物出现却不占用,做成了事却不控制功劳,有高位却不为难旁人,那就是的确的契合自然。

壹 、载营魄抱一:载,用作助语句,也等于夫;营魄,即魂魄;抱一,即合一。一,指道,抱一意为魂魄融合为一,二者合一即合于道。又表达为身体与精神融为一炉。

二 、专气:专,结聚之意。专气即集气。

③ 、涤除玄鉴:涤,扫除、清除。玄,奥妙深邃。鉴,镜子。玄鉴即指人心灵深处明澈如镜、深邃灵妙。

④ 、天门开阖:天门,有三种演说。一说指耳目口鼻等人的感官;一说指兴衰治乱之根源;一说是指自然之理;一说是指人的心神出入即思想和感官的杰出等。此处依”感官说”。开阖,即动静、变化和运动。

伍 、雌,形声。从隹,从此,此亦声。“此”本义为“就餐”。“此”与“隹”联合起来表示“吃现成饭的鸟”、“因孵卵而留在窝里等待雄鸟送食的鸟”。本义:孵卵期的母鸟。

六 、宰,会意。字从宀(mián),从辛。“宀”表家宅。“辛”本义为“棘刺”,引申为“让人难过”,再引申为“威权”。“宀”与“辛”联合起来表示“家丁头目”。本义:家丁头目。表明:西夏大户人家都饲养有佣人。家丁由头领管理。家丁头目管理的一手是用荆条鞭子打人。“荆条鞭子打人”就是“辛”。

译后感言:那两章说了三个标题,就是要把握工作的度,为而不持,功成身退。为啥?持而盈之,不如其已;揣而锐之,不可长保。

但是有二个标题,载营魄抱一,能无离乎?专气致柔,能如婴孩乎?涤除玄鉴,能无疵乎?爱民治国,能无为乎?天门开阖,能为雌乎?掌握四达,能无网易?这一段放在此处又是为啥?为而不恃,长而不宰,和第柒歌的功成身退有着直接的附和关系,何以在这边插入这一段话?

小编个人觉得,那里有三个内和外、表和里的呼应。要如何才能做到为而不持、长而不宰,达到那种玄德的动静,就是要营魄抱一 、专气致柔、涤除玄鉴、爱民治国、天门开阖、了然四达,那七个方面的修身进步到无离、无念、无疵、无为、无争、无知的无限境界,那么就直达玄德状态了。那时,自然就能够达成为而不持、长而不宰。

这一章,浮现了老子的3个描述手法,先出言、先谈结果,再谈原因和途径。那是得道后而作的篇章,所以要体会那种暮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感到。

“载营魄抱一,能无离乎?专气致柔,能如婴孩乎?涤除玄鉴,能无疵乎?爱民治国,能无为乎?天门开阖,能为雌乎?领悟四达,能无虎扑?生之畜之,生而不有,为而不恃,长而不宰,是谓玄德。”

字面解释如下:

“精神和形体合一,能不分手吗?聚结精气以致柔和温顺,能像婴孩的无欲状态呢?清除杂念而深远考察心灵,能没有缺陷吗?爱民治国能普及自然无为的法则吗?感官与外面的绝对变化相接触,能坦然吧?精晓四达,能毫无心机吗?让万事万物生长繁殖,爆发万物、培育万物而不占为己有,作万物之长而不控制他们,那就叫做‘玄德’。”

人的神气和人体应当一律,就如三个不孕症儿一样。所谓小儿无诈。为啥大家平日说某某保持了童贞?童贞相当纯洁,没有尔虞小编诈。对于小儿而言,口里怎么说的,脸上的神情就会是怎么样的,其行为也会是一律的,不会出现人格不相同,不会心口不一。那就是营魄抱一。要完结如宝宝般营魄抱一,就要洗涤玄鉴,像对着镜子打扫肉体一样,使之无疵。假使内心龌龊,必然会显现得言不由中,出现打马虎眼的状态。玄鉴无疵,就能到位天下为公。爱民治国的落脚点不是为一己私利,才能做到无为而治。大家日常看到,1人无私,就可以形成一碗水端平公平,处事就能依循程序,不会施加额外的想法。比如招投标的时候,主持人不夹带私利,自然可以坚守顺序办事。但若是主席接受了某些当事人的贿选,要力保利害当事人中标,就必然要设法修改程序,以确保天平的倾斜。那就不容许做到无为了。所以,无为的前提是无私,要无私就要洗涤玄鉴,使之无疵,使之如婴儿般营魄抱一。

“天门开阖,能为雌乎?”那里的雌,领会为宁静似乎有个别牵强。我觉得通晓为母性更妥。母性是如何?最重大的就是爱心。天门应该指的是人的觉得器官,眼之所见,耳之所闻,都应有谢谢,都应该施之以母性般的慈爱。而不应该对这个人间的劳苦漠不关切,听而不闻。“了解四达,能无虎扑?”智慧交通,能不施以本人的心智、心机吗?就是说,无论碰到什么样事,无论处理什么事,都可以不玩自个儿的小智慧吗

“生之畜之,生而不有,为而不恃,长而不宰,是谓玄德。”意思是,生下它,作育它,不是为着占据它。之所以生之蓄之,是因为天道使然。老子的那些思想和历史观的“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率土之滨莫非王臣”的观念是不等同的。天下万物、万民皆有生存的任务,任哪个人都不能剥夺,也不应占有。这就是玄德,就是一种自然无为的德行。不恃,不宰,也不可以有私心杂念,与第9歌说的“功成身退天之道也”相呼应。某个人身居要职,做了一部分事,于是就满面红光,认为自身好处于人,应当有回报,于是大肆贪贿而得意,与不恃不宰的玄德相去甚远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