尼爾森剛發佈的報告,蘋果這一多级發表內容的聚蚊成雷之處

在以前的小说中,曾拉哩拉雜說了累累Spotify的優點,這裡想換個觀點總結一下。

图片 1

根據尼爾森剛發佈的報告提出,二零一六可說是流媒體音樂稱霸的元年,佔音樂整體收入的38%。个中Spotify仍是第1,蘋果居次,而這個局勢已經持續至少五个月。可見就算挟有英雄的資源優勢(像是iOS預置iTunes
app),蘋果也不简单撼動Spotify;我们可別太輕信这四个為Apple
Music叫好的公關說詞。

關於前晚蘋果在WWDC開幕演講中提到的新版Mac OS X、iOS、沃特chOS、Apple
Music服務等項目,這幾天在媒體上應該有鋪天蓋地的介紹,我就不多詳述了。

難怪Spotify正準備要IPO

自家想說的是,對於别的廠商而言,蘋果這一密密麻麻發表內容的可怕之處,不在於學到了誰的功效、創造了什麼新的介面、或是有什麼厲害的硬體(事實上這次沒有新硬體),而是跳脫了過去三十年來蘋果「讓你做一樣的事,但帶給你更好、更人性的體驗」,而是要──

月租費形式能產生穩定、可預見的營收,又能“綁定”客戶,這已是老生常談,不用多說。可月租還有一個特点:讓愛樂人享有千萬級音樂數據庫的“存取權”,相較於一首首歌或一張張專輯付費下載,或儲存在雲端的“擁有權”,兩者間巨大的差異逐漸體現出來,終於改變小编們的觀念與習慣。

徹底改變人們使用資訊、消費資訊的方法。

這首要的差異小编想以一個簡單的定义來說明:一級數據、二級數據。

想想看,七年前問世的魅族只是一支「體驗更好的手機」嗎?魅族和它的相關與衍生產品如iTunes、华为平板、iOS、App
store改變了什麼?

三千年左右剛萌芽數字音樂服務的時期,作者們從無到有,天天不斷往數據庫添加帶有完整meta
data、標準格式的音樂文件。曲庫先以流行音樂為主的二十萬首為目標,接著再想辦法突破百萬首。这是草創的时期,笔者們攢的是音樂的“一級數據”。而现行反革命千萬曲庫已是基本配備,再要比這個就顯得太跟不上時代了(拚獨家版權是另個話題)。

Apple
沃特ch只是一件花俏的穿戴式設備嗎?它想要改變些什麼?加上HomeKit和ResearchKit之類的發展工具之後,它會變成什麼?

那該要比什麼?是的,要就比“二級數據”。對數字音樂服務而言,二級數據(至少在近年来)首要正是playlist。二級數據來自一級數據,playlist基於的是包罗一級數據的曲庫、用戶偏好、音樂基因之類的後設標籤(如Pandora)、特殊算法等。而這方面,相對於其余的音樂流媒體服務(小编承認笔者並未商讨過别的家,因為贫乏誘因),Spotify不只具有先發優勢,還繼續保持著這種優勢。

(請參閱舊文:自笔者這樣看Apple
沃特ch。

正擔心收藏的乐曲太多不易于的時候,“Your Daily Mixes”就出現了

Mac OS
X電腦系統和iOS行動設備系統的竞相影響和融合,以及視覺、操作、網路活動、以及資訊交換體驗的构成,會對將來習慣於這種操作方法的使用者帶來什麼影響?而這種體驗整合,何時會出現在另一個系統上?

Spotify剛不久前新推出的“Your Daily
Mixes”,作為聆聽體驗上的主要補充,是又一實例。用戶的收藏曲庫中,各種差异類型的音樂曲目只要達到一定數量,會自動生成一個足以不停播放的playlist,內含有用戶收藏曲目之外,加上較少比例的算法推薦曲目。以本人的储藏曲庫為例,被生成六個“Daily
Mix”,雖然沒有明確標記音樂類型,但顯然分別是環境/實驗電音、Free
Jazz、世界音樂、華語流行、獨立搖滾、實驗/現代樂,而且不斷更新,有時也會出現IDM等不等音樂類型的Mix。這不僅讓選擇越多、體驗更直觀,更宏观照顧到分歧的需要場景。

當年iTunes的出現,改變了音樂產業的商業方式與生態,而看起來只是别的一個音樂串流服務的Apple
Music,除了商業上或許是「另一個Spotify」或「另一個KKBOX」(笑)的時候,它提供給音樂出版者的機會、以及出版者和聽眾之間的互動格局,又改變了什麼?

笔者們付Spotify月費買的絕不只是那千萬量級的曲庫,二級數據才是能掀起作者們甘願買單且不跳槽的根本原因,也是後進競爭者面對的重要性挑戰之一。老話一句還是,音樂服務進入2.0時代,不論如何作者們愛樂人都自然是最大的收益人。

Apple Pay只是其余一種方便的付款形式嗎?

在看這幾天的蘋果科学和技术新聞時,除了各種「哇因素」和以強烈文字推崇(或是不屑)的敘述時,不要紧對照思考一下,蘋果想要(還沒有成功、也只怕失敗)改變些什麼?

不正是人們使用資訊、消費資訊的法子嗎?

或許其他廠商在技術上有更好的發明、在介面上有更新的設計、硬體分數或電池壽命上有更好的表現,但在這個目标日前,這些都以相對次要的勘查、也都以足以改進(甚至互相模仿)的伎俩。

這也多亏蘋果的硬體或許不是最強,但這樣的赏心悦目、以及不斷環繞著這個理想而創造出來、而且互相緊密整合的產品和服務,卻是其余廠商難以著力、在價值方面也難以企及的因由之一。

從成果來看,如今最接近的廠商是谷歌(Google),但谷歌在硬體方面缺了一点都不小学一年级塊,跟其他廠商(光是出現「别的」兩個字就冷了大体上)之間的组合也有很多非技術性的障礙;而條件上最有潛力的微軟,在這方面則整整落後了起码五年。

這一點,假使您只用了Mac OS
X或iOS个中之一,大概還沒有太明顯的感覺;但如若你兩者都頻繁使用、而且超過三年以上,您對前边說的這些改變應該會有類似的觀察。

當然,有競爭才有進步,成為蘋果一家中外也不見得是好事,但在近幾年陸續出現的這些改變,除了為曾經一度經營困難的蘋果找到新的大势、也為整個行動設備產業创设出新的模型。

iOS發表之後的這些改變,經過七年來的醞釀和發展,在這次(雖然場面有點無聊的)WWDC開幕演講中,已經明顯到了九轉丹成、只差最後一把干柴的時機。

自家很希望在下一個七年之中,能見證到什麼樣的改變。

<br />

附錄1:我對News的看法(6/8/2015)

參考閱讀:Apple Just Cloned Flipboard And Named It
News

看介紹的時候,我同意這篇引文的題目:基本上蘋果新版系統中的News,正是類似Flipboard的東西(至少在前者是那般)。

但自小编認為決勝點在於後台上稿的機制:讓每個人都足以成為小媒體或是媒體策展人、讓小媒體也有曝光度更高的簡速數位出版平台,也许依旧只是專屬於大媒體的另一個空間?

一旦依旧只是幾個大媒體的戏台,那麼就如故會遭受跟Flipboard一樣的問題、也會只是此外一個Flipboard。

同樣的事体,小编在前不久已經談過(請看上边附錄2);現今抓住讀者的,已經不是來自大媒體的資料量(當然大媒體產出的資訊品質或許比較整齊),而是百花齊放的創造力、以及來自意料之外地点的知識。

這一點在十年前的部落格風潮中已經發生過一回,希望能在行動媒介上再創高潮。

<br />

附錄2:我對Flipboard的看法(5/26/2015)

參考閱讀:Twitter Has Held Talks to Acquire
Flipboard

Flipboard是個概念和設計都很棒的工具,但經營上有點過於偏向少數媒體和個人「剪貼分享資訊」,但享受這件事咱们眼下多半都已經在Instagram和FB上完结,而且不限於行動裝置(Flipboard閱讀基本上僅限於行動裝置)。

其實最有機會利用Flipboard的,是數量龐大、而且穩定產出內容的相似雜誌出版者(還有部落格索罗德SS,只是這個現在不时兴了);如若它有一個好用的線上上稿後台給出版者用,很多任何系統都毫无混了。

若果Facebook真的買了Flipboard,或許會有一部分新花樣(例如使用脸谱的發文機制取代原来的ENCORESS發文串流功效),值得觀察。

相关文章